“Oh baby,lights on but your mom's not home ……”
试着努力认真负责的迷妹

Tardis去了日本,回来了。是谁带着谁去的呢?我打个响指,伞不会自己开呢。


一开始很抗拒迷妹的叫法,尤其是被问及什么的时候,“啊,你是去追星啊。”“……不不不,我只是喜欢……不不不,我只是想……不不不,我其实没有那么……”直至坐飞机回来的路上,和不相识的隔壁座叔叔仍是这样的回应。一个夏天都是如此。

是哪个时刻呢?决定不再别扭下去,那样会变成自己讨厌的人的。有什么关系呢?误解,理解,谅解,善解,喜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但总是美好的。记得自己从那个夏天以后的变化吗?

迷妹,也是件可以骄傲的事情。咳咳咳,当然不仅是因为被承认为妹子骄傲。

从袋子里拿出给自己的巧克力的时候,傻笑起来是有点迷醉……Smoky Vanilla。不是这样就会变成谁,一块巧克力,几个英文字母排列组合成的牌子就有了意义。猴子们的笔下也有莎士比亚,可为之惊叹的是我们,因为那个名字代表的意义猴子不懂。


从今天起(哦,是有点时日前的今天了),做个努力认真负责而不安静的迷妹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 )

© FeverLand | Powered by LOFTER